头部
全国热线客服: 027-65771052
首页 >最新动态 > 铁矿石进口仍将高位运行 ——2021港口生产走势分析之二
铁矿石进口仍将高位运行 ——2021港口生产走势分析之二
时间:2021-04-08     来源:中国水运网    

2020年我国港口外贸铁矿石进口量增速创六年来新高,远超预期,津冀、山东沿海港口贡献了外贸进口净增量的62%,前十大铁矿石进口港贡献了净增量的80%。港口铁矿石进口增长主要受下游钢铁需求强劲复苏拉动。预测2021年我国港口铁矿石外贸进口仍将高位运行,进口12.5亿吨,再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7%。

去年进口增速创六年来新高

2020年,我国港口铁矿石外贸进口量12.3亿吨,同比增长7.9%,增速高出全国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3.6个百分点,创六年来新高;同比净增0.89亿吨,相当于增加一个天津港的外贸铁矿石进口量。

2010—2020年期间,年均净增0.55亿吨,其中“十三五”期间,年均净增0.41亿吨,相当于每年净增一个苏州港的外贸铁矿石进口量。

分区域看,津冀、山东、西南沿海区域对全国港口外贸铁矿石进口净增量的贡献度位居前三,上述三区域外贸铁矿石进口量占全国的比重分别为30%、22%、3%,对全国港口外贸铁矿石进口净增量的贡献度分别为38%、24%、11%。长三角区域外贸铁矿石进口量占全国的比重为30%,对全国港口外贸铁矿石进口净增量的贡献度仅为9%。

分港口看,外贸铁矿石进口量排名前10的港口分别为唐山、日照、宁波舟山、青岛、天津、连云港、湛江、黄骅、江阴、苏州港。其中,前三名港口完成外贸铁矿石进口量5.4亿吨,占全国进口量的44%,贡献了全国进口净增量的35%;前六名港口进口量为7.9亿吨,占全国的64%,贡献了净增量的62%;前十名港口进口量为9.7亿吨,占全国的79%,贡献了净增量的80%。

钢铁需求强劲拉动增长

港口铁矿石进口增长主要受下游钢铁需求强劲拉动,宏观原因是我国经济的超预期复苏。

2020年,我国生铁产量8.88亿吨,同比增长4.3%,为2014年以来第二高增速,新增铁矿石外贸需求1.2亿吨左右。生铁产量快速增长主要是在宏观经济超预期复苏的带动下、下游钢材需求行业强劲增长拉动所致。

2020年我国基础设施投资增长3.4%,为近三年来新高;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较快增长,2020年增速为7.0%;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投资增长2.5%;工程机械、农业机械、家电等产品产量较快增长,去年我国挖掘机、大型拖拉机、中型拖拉机、家用冷柜产量分别增长36.7%、56.0%、17.7%、49.6%,比2019年同期加快22个、57个、7个、46个百分点。

新增铁矿石需求,四分之三通过港口外贸进口解决,四分之一通过其他因素替代解决。2020年,我国港口外贸铁矿石进口净增0.9亿吨,保障了新增矿石需求量的四分之三。钢材外贸进口增加、国内矿产量增加、铁矿石去库存等替代解决约0.3亿吨的外贸铁矿石进口需求量。

去年我国钢材出口同比下降17%,钢材进口大幅增长64%,净出口同比减少1855万吨,相当于替代铁矿石进口需求约2000万吨;国内矿产量同比增加2236万吨,替代铁矿石外贸进口需求超过500万吨;外贸铁矿石库存同比下降相应替代外贸进口需求287万吨。考虑铁矿石外贸出口、陆上铁路矿石进口等因素,估算替代铁矿石外贸进口需求约0.3亿吨。

今年有望进口12.5亿吨

2021年我国港口铁矿石外贸进口仍将高位运行,预测进口12.5亿吨,再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7%。

2021年我国钢材需求前景看好、生铁产量仍将增长。原因有三:一是宏观经济利好,IMF最新预计2021年我国经济增长8.1%,比2020年加快5.8个百分点,为钢铁需求提供了宏观利好。二是投资仍能保持稳步增长,为钢铁需求提供了重要支撑。预计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比2020年会有所加快,房地产开发投资将继续维持2020年增速水平,制造业投资增速将继续复苏。三是相关细分行业发展预期较好,为钢铁需求提供了市场基础。汽车、造船等行业预计好于2020年,工程机械、农业机械等产量仍将保持增长;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入实施,家电需求仍具有增长空间等。

预测今年我国生铁产量增速为2.4%,将拉动铁矿石进口增加3400万吨。假定2021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为5%,比2020年有所加快;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为7%,与2020年持平;制造业投资增速为3%,增速达到2019年水平;利用数学模型,采用一个或多个影响指标对生铁产量进行估算,预测2021年我国生铁产量增速在0.9%—3.4%区间。假定2021年我国汽车产量增速由负转正,为2%;工程机械、农业机械等产量保持较快增长,增速10%左右;民用钢质船舶产量与2020年持平;预测2021年我国生铁产量增速为2.7%。综合预计,2021年我国生铁产量增速为2.4%,能够拉动铁矿石外贸进口需求新增3400万吨。

其他因素将导致减少外贸铁矿石进口1300万吨。因为港口外贸铁矿石库存预计将有所增加,考虑市场价格、安全发展等因素,预计库存增加、增加铁矿石进口500万吨;随着自贸试验区政策的实施、大型40万吨铁矿石泊位和相关航道等配套设施完善,我国部分港口铁矿石国际采购、保税仓储、混矿加工等增值性业务逐步拓展,带动一定铁矿石外贸进出口需求,预计2021年增加相应铁矿石进口300万吨。

我国钢材进口仍将保持增长、钢材出口将进一步下降,钢材净出口的减少将替代部分外贸铁矿石进口需求,假定2021年我国钢材外贸净出口同比减少1500万吨,预计减少铁矿石外贸进口1600万吨。

国内铁矿石产量仍将保持一定增长,预计2021年替代外贸铁矿石进口500万吨。陆上铁矿石进口、废钢替代占比等总体不变。

综上分析和模型估算,预测2021年我国生铁产量为9.1亿吨,同比增加0.2亿吨,同比增长2.4%;考虑钢材进口、国内矿替代等,预测港口外贸铁矿石进口量12.5亿吨,同比增加0.2亿吨,增长1.7%,进口量将再创历史新高。上述预测是基于需求发展趋势的判断,尚未充分考虑外部政策影响,如工业和信息化部提出的2021年钢铁产量压减计划。

亟需提升市场定价权

我国对铁矿石需求较大,笔者建议系统设计我国外贸铁矿石物流供应链体系,强化上下游产业协同,切实保障我国铁矿石供应链安全、可控,不断提升我国在国际铁矿石市场中的定价权。

国家“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确保粮食安全,保障能源和战略性矿产资源安全。外贸铁矿石进口事关我国冶金产业平稳发展和经济安全,建议系统设计我国外贸铁矿石物流供应链体系,统筹推进海外矿产资源开发、内陆运输、海上运输、国内港航设施、储备、集疏运等全链条能力建设及相关增值性服务拓展,系统完善资源开发、钢铁、航运、物流、金融、保险等产业链上企业协同发展机制及政策,主导健全外贸铁矿石价格形成机制,切实保障铁矿石供应链安全、可控,加快提升我国在国际铁矿石市场中的定价权。

 

底部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