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
全国热线客服: 027-65771052
首页 >最新动态 > 苏伊士运河危机过后 中欧班列如何破局周期性增长?
苏伊士运河危机过后 中欧班列如何破局周期性增长?
时间:2021-04-08     来源:中国水运网    

2020年之前,中欧班列一直在平稳快速发展,彼时市场讨论更多的是未来政府退补后如何定价?中欧班列如何开拓货源?怎么实现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等等这些问题。

最近,中欧班列始料未及迎来了“引爆点”,业绩逆袭的背后如何实现中欧班列的新定位新发展?

走出“生命之路”

新冠肺炎疫情扰乱了全球物流秩序,航空运输处于半停滞状态,海运通道被“挤爆”、一位难求,与此同时,疫情期间多国颁的行动限制措施又导致生活必需品供应需求激增,空运海运的运力即使满负荷,也跟不上需求的增长。这时候,受疫情影响不大、稳定而安全的中欧班列,出现了逆势爆发式增长。

2020年中欧班列全年开行1.24万列、发送113.5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50%、56%;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全年开行3600列、发送19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73%、80%;今年前两个月,中欧班列、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开行数量同比又增长了96%、175%,国际战略通道作用愈加突出。

国家层面也高度肯定了中欧班列的价值和作用。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曾高度评价中欧班列为“欧亚大陆之间名副其实的‘生命之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赵立坚等也先后多次点赞,称中欧班列为陆路运输通道“钢铁驼队”,成为各国携手抗击疫情的“生命通道”和“命运纽带”。

1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赵辰昕介绍了2020年中欧班列运行情况。他表示,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重冲击,中欧班列发挥国际铁路联运独特优势,大力承接海运、空运转移货物,共运送货物113.5万标箱。西安、义乌、武汉等地创新开行了中欧班列“防疫物资专列”,得到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

2月2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部长王文涛用“极不平凡、成绩斐然”八个字概括了我国去年的外贸成绩。他表示,商务部将努力扩大与共建国家的双向贸易,特别是要增加进口优质产品,让更多的国家分享中国超大规模市场的红利,要发展“丝路电商”,推进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新模式与“一带一路”融合发展,为中欧班列、陆海新通道等贸易大通道建设增添新的动能。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经济社会发展。过去一年,中欧班列完成了大批量货物运输工作,对于保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发展建设起到了重要作用。

可以说,疫情之下,中欧班列发挥了国际贸易发展主心骨作用。

供应链“海运依赖”有待化解

3月23日,台湾长荣海运的超大型货轮“长赐(Ever Given)”号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拥堵。3月25日,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正式宣布运河暂停航行。

3月29日21时04分,“长赐”号货轮完全浮起成功并向大苦湖进发,直至4月3日排队船只才全部通过。

据《劳埃德船舶日报》估算,每天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货物价值约96亿美元,也就是说运河每堵塞1小时,就有价值4亿美元的货物滞留。

IHS Markit《商业日报》称,在该巨轮被救助脱困后,将有一大批集装箱船密集抵达欧洲各大枢纽港,这将给港口设施和内陆基础运输带来压力。苏伊士运河封锁仅仅一周,但后果影响可能会持续数周。

实际上,造成的影响不仅仅是货物。如今,集装箱本身是一种稀缺的资源,而苏伊士河两岸的交通堵塞只会使其更为短缺。

苏伊士运河的航道拥堵让人们注意到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国际货运行业都在反思,未来全球供应链严重依赖海运的风险如何化解?

国际铁路货运需要重新定位

目前,是全球集运市场的正常出货季,苏伊士运河每天的集装箱贸易量至少占到全球集运市场的20%。一些高附加值或交期相对紧急的货物,比如机电类产品,货主会主动选择中欧班列来进行替代运输。因此,此次事件对中欧班列会产生较大刺激作用。

据了解,目前中欧班列各平台公司和相关货代收到的货主对于中欧班列的咨询量是之前的三倍。而相应线路的中欧班列的价格大概比此前上涨10%—20%左右。最近一段时间,亦有数量众多的货主来咨询中欧班列订舱问题。

可以看出,此次事件对中欧班列明显起到了较大的导流作用,尤其是一些价值较高、客户较急的货物运输。与此同时,也让更多客户明白“B计划”的重要性,由此更加愿意深度了解中欧班列的运营模式,使得中欧班列更多进入市场视野。中欧班列订舱量的增加,也会推动中欧班列以更快的速度达到盈亏平衡,加速政府补贴的退出,实现自身良性的循环发展。

来自上海的代理商王女士表示:“现在电子产品、健身设备和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用品会选择陆路运输。西方客户的需求量很大,而且非常迫切。”她补充说:“尽管中欧铁路班列继续增加运力,但这仍然不够。”

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教授左大杰表示,中欧班列需求增加是十分确定的,而且是长期的,“中欧班列开行10年,越开越稳定,为促进中欧贸易发挥了巨大作用。通过加强沿线各国合作、进一步统一铁路技术标准、尽力减小疫情防控对口岸能力影响,中欧班列可以为稳定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深圳的另一位代理商提到,她的顾客中有20%至30%已从海运转至铁路,而集装箱短缺使运输线路受到影响,这也进一步影响了陆路运输。她补充道,预计当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合理的管控时,消费者最终会回归到旧有的运输路线上。她提醒:“目前的市场是异常的。”

可以看到,中欧班列的发展总是伴随在突发的危机之后。无论是新冠肺炎疫情,还是苏伊士运河拥堵,中欧班列的定位仍然是海运和空运的补充。如何避免这种依靠其他运输方式出现危机而迎来周期性的增长困局,培养忠诚的铁路运输客户,让客户真正认可中欧班列价值,这是中欧班列从业者亟待解决的问题。

否则,当危机过后,市场归于正常,留给中欧班列的仍是那些需要解决的发展瓶颈问题。

 

底部
合作伙伴